新聞動態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詳細內容
鄭板橋寫“難得糊涂”
發布人  瀏覽量:1832  發布時間:2013-9-20
鄭板橋寫的“難得糊涂”字幅下,有他題的一行款跋:
“聰明難,糊涂難,由聰明而轉入糊涂更難。放一著,退一步,當下心安,非圖后來福報也”。這行款跋,當是鄭板橋對“難得糊涂”的解釋了,即對自己處世哲學的一種解釋。
  
從字幅上標明的日子看,字幅寫于乾隆十六年,當時鄭板橋正在山東濰縣當知縣。一向正直、率真、清正廉明的鄭板橋在當時黑暗的官場上很吃不開,常常受到惡勢力的嘲諷、刁難。他一面以嬉笑怒罵來抗爭,一面又彷徨悲觀,產生了出世思想。這時他的情緒,是壓抑、苦悶、孤獨、自嘲、彷徨、悲觀、痛苦交織在一起。就是在這種情緒下,他寫了“難得糊涂”的字幅,不久便辭官歸隱。
  
這樣,就可以明白款跋的意思了:“聰明難”——要進取,要“眾人皆醉我獨醒”當然難。“糊涂難”——得過且過本來并不難,但一個一心想勤政執法,為百姓做事的人心中并不愿意這樣做,因此也難。“由聰明而轉入糊涂更難”——抗爭不過官場的黑暗勢力,又不愿昧著良心去“糊涂”,這種“聰明”之后的“糊涂”更難。款跋最后一句“放一著,退一步,當下心安,非圖后來福報也”——在前面種種的“難”面前,只有小心從事,知進知退,不冒失,不惹禍,只求心里安寧,不求后世福報。
  
鄭板橋的這種心理和處世哲學,既有積極的一面,即表現了不同惡勢力同流合污的立場和骨氣;也有消極的一面,即看破紅塵的悲觀出世思想。“難得糊涂”中表現出來的,更多的是消極的出世思想。
  
現在,許多人愛買鄭板橋“難得糊涂”的字幅,主要是他們很欣賞鄭板橋的處世哲學。不過,據我看,不少人是取消極態度的。“難得糊涂”中盡管有積極的一面,但畢竟趨于消極,和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格格不入,終不足取。
清代鄭板橋的“難得糊涂”的名言,在今天運用甚廣。題寫在匾額上的有之,題寫在扇面上的有之,竟然還被納入了中國酒文化的范疇,誕生了“小糊涂仙”酒,連外國人也在中國的電視廣告中陽腔怪調地說起了“難得~~糊涂~~”。是呀,兩杯酒下肚,不糊涂的也糊涂了;可中國還有句俗語叫“酒醉心明”…… 唉,看來,想糊涂還真難吶,真個是難得糊涂了!
其實細想起來,鐘愛這句名言者大多為并不糊涂者。試想,沒有文化的村夫市井世事不明,可謂糊涂,可他并不去說什么難得糊涂不糊涂,也不為自己的糊涂或悲哀或歡喜,糊里糊涂地就這么過著,挺好。就是那些并不糊涂的人,總盼望著自己“糊涂”,其實是因為太清醒了,這才盼望能“糊涂”一點。
 思維能力是上蒼唯一賦予人類的寶貴能力,是對人類的厚愛,不用它可惜。越是讀書多的人越是愛想問題。可是這思維能力往往越用越害怕,問題越想越多,想想想想又不得究其窮盡,只覺得寒氣逼人,可謂高處不勝寒。于是眼睛一閉,又盼望“糊涂”了。這大約就是“難得糊涂”流傳久遠的原因了吧。
 
其實,鄭板橋是勸世人要糊里糊涂地過日子、什么都不去想、不去認真對待嗎?竊以為非也。
 
有些事情是有確定答案的,是原則的,不可改變的,那豈能糊涂?中國應該對港澳臺行使主權,這豈能糊涂?對于自己來說,是否放棄做人的基本準則,這豈能糊涂?別人的東西、公家的錢款該不該拿,這豈能糊涂?與別人的妻子或丈夫能不能有染,這豈能糊涂?對自己該承擔的責任和義務,豈能糊涂?哪些事是違法的那些事是合法的,這豈能糊涂?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究竟為啥失事的,這豈能糊涂?一句話,在帶根本性的大是大非問題面前,糊涂不得呀。
 
然而,世界是龐大且紛繁復雜的,很多事情是處于混沌狀態之中的,從新興的前沿學科“混沌學”、“模糊理論”、“模數數學”還有“模糊控制”可略見一斑。從這一角度來看,這里的“模糊”卻又是大智慧的表現。是的,世界之大,世事之多,要想事事究其窮盡,人大概會很累很累。比如做這件事情自己吃虧多少他人占便宜幾何、某樣東西該不該買、某件事情此時是否非得去做、某種錢該不該花、天氣有點熱窗戶該在幾時幾分打開等等等等,恐怕都會因時因地因人而有多種答案;何況,往往20年前看起來是挺合理的事情,今天看起來可能又不合理了;還有,若干年前看起來是大逆不道的事情,今天談論它可能又覺得是一種情有可原的存在了,這樣的事情還少嗎?世界本來就是多元的,要想事事都有一個明確的統一標準也不可能。有一個說法,叫做“因地制宜”、“因人制宜”、“與時俱進”——時過境遷、物是人非,這些都是頗能說明問題的。我想,鄭板橋說的“糊涂”該是指以上一些事情。在這些問題上,真的應該“糊涂糊涂”;在這些事情上顯得非常“精明”不僅活得太累,而且真的是大愚蠢了。難道不是嗎?
 
事無巨細,斤斤計較、一律頂真,表面看起來挺精明,殊不知實際上是大愚蠢,往往因小失大。這樣的例子簡直舉不勝舉。
 
表面上看起來為人馬馬虎虎,啥事也不計較,和善易處,但遇原則問題則毫不含糊,據理力爭,有理有利有節,這是大智慧者,因大而棄小。
 
 
由是觀之,難得糊涂是一種很科學很智慧很藝術的處人處世之道,掌握起來真不容易,我以為這才是“糊涂”之所以“難得”的原因。因為只有“大智”才能“若愚”——是不是這樣呢?
 
我們自己處人處世是不是也該這樣?一律糊涂,不可取;每事糊涂,要不得;該糊涂時則糊涂,能糊涂就糊涂;不該糊涂則旗幟鮮明,執著堅持。我以為這是鄭板橋“難得糊涂”的要領。正因為很難完全把握好這些分寸,故云“難得”。而處理世事之水平高低正在這里。
版權所有 安徽難得湖涂酒業有限公司 地址:中國安徽亳州市古井工業開發區 電話:0558-5711189 傳真:0558-5318888
技術支持: 您是第位訪客 皖ICP備05005090號-1
七星彩最准的计算公式